黑白两道 笔走龙蛇

作者:天博 发布时间:2020-12-19 04:27

  李夏廷先生是考古绘图的泰斗级人物。与一般的绘图不同,考古线图只有黑白两种颜色,因此我们戏称李夏廷先生是行走在黑白两道的高人!数年前就听闻李夏廷先生完成了一部关于山西地区出土先秦青铜器的书,2019年这部题为《山右吉金——山西商周青铜器纵览》的专著,终于在故宫出版社出版了。全书总共五章,前三章分别是山西发现的上古及商代、西周、东周时期青铜器;第四章收录了传世及流散的晋国及三晋铜器,第五章则是侯马铸铜遗址的模范。在每一章之前,有简短的文字对该时段典型的铜器群进行了简要的述介,之后是重要器物的线图。这一部书囊括了山西先秦青铜器的全部精华,线图精美、排版合理、装帧大方,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都是一本品质很高的著作。

  李夏廷先生原为军人,文革中转业到当时的山西省文物工作委员会考古队(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前身)工作,才开始学习考古绘图。1970年代侯马铸铜遗址开始整理,1993年报告正式出版,线图主要是李夏廷先生绘制的。此外侯马上马、闻喜上郭、太原金胜村、临猗程村、天马—曲村遗址及北赵晋侯墓地等重要遗址出土的铜器的线图,也多出自李夏廷先生之手。熟悉这些遗址和报告的分量,就知道李夏廷先生的贡献了。更何况李夏廷先生的线图还不限于青铜器,工作地域也不限于山西省境。参与考古发掘和资料整理的朋友都很清楚,器物绘图尤其是铜器线图的绘制,很难找到合适的绘图人员,经常是制约考古报告出版的瓶颈。因为有绘制侯马铸铜遗址陶范的经历,对资料吃得透、把握得准,李夏廷先生绘制的多批东周青铜器群,限于当时的条件很多实物没有完全清锈乃至修复。如果没有李夏廷先生深厚的功底和出色的工作,这些资料的发表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

  很多圈内人只知道李夏廷先生是考古绘图领域首屈一指的人物,并不知道先生还是一位优秀的青铜器研究专家。绘图离不开对实物的仔细观摩,长期绘制陶范和铜器,李夏廷先生对晋系青铜器有了超乎常人的理解和认识,提出了很多富有创见的看法。例如他指出侯马陶范中的一些仿古纹样,是新田时期晋国工匠模仿晚商-西周早期阶段铜器纹样制作的;晋系青铜器上大量见到的带有翅膀的纹饰,是接受了来自草原地区斯基泰文化的影响;现藏北京故宫的邗王是野戈,产地在晋国,是专为吴王生产的器物;侯马陶范中数量庞大的生活情趣浓厚的写实动物纹,开启了秦汉青铜器写实的传统,在中国美术史上具有承前启后的作用;浑源彝器的年代集中在春秋晚期到战国早期,其中主体器物与晋系青铜器相关,也有燕及北方少数民族的器物等等。李夏廷先生的研究多集中于晋系青铜器,由于他学养深厚、视野开阔,提出的一系列认识,今天来看仍然熠熠生辉。

  李先生的这部书,不仅资料涵盖了山西地区先秦时期的重要铜器群,更突出的是线图水平高,达到了科学性与艺术性的高度统一。李夏廷先生绘制的线图有一个突出的特点,那就是越复杂的器物,线图越是精妙。我曾反复琢磨过李夏廷先生的图稿,直观的印象就是李夏廷先生笔下的线条不拘泥程式,不仅主纹与地纹有差别,最关键的是主体纹饰转折部位的线条多有加粗的做法。这无形中增加了纹饰的立体感,因此绘制出的线图精气神充盈,跃然纸上。在照相、出版空前提高的今天,因为铜器绘图耗时费力,很多人提出青铜器线图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实际上,像春秋中期到战国中晚期,铜器的纹饰高度细密化,即便有高清的图像,按现行的印刷水平,一幅普通开本图录,铜器的纹饰细节仍然不如线图清楚。更不要说器物的一些内部结构,剖面图更直观了。何况李夏廷先生绘制的线图,从艺术性来讲,已经远远超出了考古绘图的层面,在平面设计、纹样装饰等方面,也有突出的价值。

  1990年代山西出版了一系列重要的报告,其中的陶范和青铜器线图虽然出自李夏廷先生之手,但受印刷水平的限制,很多图片不够清楚。这次出版的《山右吉金》收录了更为清晰的陶范及铜器线图,此外该书中还有流散在世界各地的著名晋国及三晋铜器、太原金胜村墓地尚未公开的资料,这些都是不容错过的精彩内容。

  苏秉琦先生晚年多次讲到我们不仅要“从区系的角度看中国”,也要“以世界的观点看中国”。如果我们对其他古代文明没有足够的了解和认知,也很难对中国青铜时代,乃至整个中国古代文明的发展有客观、合理的认识。在此还值得特别指出的是《山右吉金》书后附有《中外古代历史大事简表》和一幅《世界古代主要青铜文明位置示意图》,尽管这两个图表都十分简洁,但表明了作者从更广阔的范围内审视中国青铜时代的尝试。如果没有对中国青铜器有通贯的了解,不熟悉境外的相关资料的话,李夏廷先生无论如何也得不出侯马陶范上的一些纹样是仿制晚商到周初铜器制作的,陶范上广泛见到的羽翼状纹饰是接收了斯基泰文化的影响等认识的。

  在著作普遍偏少的考古圈,李先生算是成果丰富的学者。除了绘制大量的线年代普林斯顿大学的贝格利先生(Robert W. Bagley)邀请李夏廷先生与梁子明先生合作,在美国出版了《侯马陶范艺术》一书。先生退休之后仍然没有停歇,2009年与其公子李劭轩合作出版了《晋国青铜艺术图鉴》,十年之后又独立完成了将近700页的巨著《山右吉金——山西商周青铜器纵览》,这些成果都是李夏廷先生日积月累辛勤工作的结晶。目前李夏廷先生仍还在绘制陶寺北墓地出土铜器,他的这种爱岗、敬业、奉献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发扬。衷心地祝愿李夏廷先生身体健康、学术长青。

  (《山右吉金——山西商周青铜器纵览》,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编、李夏廷著,故宫出版社2019年2月出版,定价800元)


天博